楚洛离

为楼诚CP下的乐乎⊂(˃̶͈̀ε ˂̶͈́ ⊂ )

【楼诚】白月光2

Part 2
明楼回国是为了一部电影,一部“鬼才”导演王天风将执导的电影。
 
明楼与王天风,相识于微时。
彼时明楼才去法国,在国际,没名气,没作品,没地位;在国内,风波未过,总有昔日的对手致力于落井下石死命黑他,可谓落拓。而王天风,他比明楼更落魄,从事业到生活再到爱情,就没有什么是不潦倒的。
偏生这也是位妙人。
举凡落魄之人,要么穷困潦倒,靡颓丧志,借酒消愁,怨天尤人;要么奋发图强,励精图治,卧薪尝胆,厉兵秣马。可王天风呢,穷困倒是真的穷困了,却既不垂头丧气,也不斗志昂扬,该怎么过还怎么过。

冬日里的巴黎寒风簌簌,王天风的住处没有暖气,门窗还四处漏风,他就去明楼那蹭吃蹭喝,还蹭的理所应当理直气壮,全不当自己是外人。既是寄人篱下,不奢望感恩戴德但多少也应对主人家客气点吧?他偏要反其道而行之,不仅不对明楼这个供养他的金主客气,还没事找事见天儿的怼他,怼得明楼直怀疑自己是不是有些受虐体质。

用王天风自己的话说就是“你别指望能力强的人态度好”,虽然那个时候谁也没看到他的能力在哪里,但其后的几年里,他让全世界的人知道了他的能力与他的脾气绝对是成正比的。
所以王天风其人再讨人厌,也无法否认他被誉为“鬼才”的执导能力,他总能用别人想象不到的角度去拍电影,也总能拍出让人想象不到的电影。即使圈里圈外的人都知道他的人品差的不能更差,他的脾气烂的不能再烂,可每年一样有无数的人前仆后继的来求着他拍电影,来求着想拍他的电影。
就这样一个觉得“全天下就老子我最屌”的人,居然有一天会主动给明楼打电话,开口就是:“我求你件事,有部电影我要你来演男主角,也只有你能演这个男主角”。
连“求”这种在王天风的字典里绝对早就被抠除了的字眼都用上了,这样一部电影,不管是什么,明楼都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回来见识一下的。

☆.。.:*・°☆.。.:*・°☆.。.:*・°☆.。.:*・°☆
补全更新

明楼归国的那天没让任何人来接机。大姐明镜是因为近期公司有个大项目实在是忙得脚不点地,明楼也觉得没必要为了这么点事让大姐再腾挪她本就紧迫的时间;而明台,以他现在的人气,明楼觉得到时只怕不是明台来接他的机,而是粉丝来接明台的。还不如就派个家里的司机过来,自己低调出机场就回去的好。

车子开进了明公馆在二门前停下,二门敞开着,阿香拿着鸡毛掸子在给门边的钢琴掸灰,看见明楼下车便立即朝楼上喊:“小少爷!大少爷回来了!”

司机帮忙提了行李进来,明楼才把风衣外套脱下递给阿香,一道人影便咻地从楼梯上蹿下来直扑明楼怀里。明楼被撞得倒退了两步抵住了沙发才没倒下去,再看怀里这猴子不由发笑,多大个人了还像小时候一样恨不得整个儿都挂在自己身上。

“下来。”明楼拍了拍明台的后背,转身把他放到了沙发上,“多大了还这么撒娇,也不怕人笑话。”

明台顺势就瘫在了沙发上,身上的家居服略有些凌乱,也不知道先前猫在楼上做什么。“多大了那你也是我哥呀,再说,就阿香在呢怕什么。”

阿香在一旁笑的花枝乱颤,“咱们家的小少爷呀,对着大少爷大小姐向来是撒娇惯了的,大少爷大小姐从来都是疼他宠他,他自然是亲近大少爷和大小姐的。”

“那也是阿香你没见着他小时候被我揍得鬼哭狼嚎的样子。”

阿香的话着实讨巧,两兄弟这几年各自奔忙都不怎么见面,这番话下来倒也拉近了关系不至于显得生分。

“我们的小少爷呀,从小就是个机灵的。小时候他闯祸惹得大姐生气,大姐自己舍不得就总让我来管教他。我还没开始打呢他就扯着嗓子嚎,眼泪都不挤一滴出来装装样子,却能嚎得站愚园路上都能听见他声音。大姐听着他嚎就要心疼的,我这都还没打下去呢,大姐就先回过头来训斥我了。”明楼看着摊在沙发上的明台,一脸无奈又宠溺,回头对阿香笑道:“我就是夹板气。”

明楼弯腰提起司机放地上的行李,顺道拍了拍明台的腿:“快起来,年纪轻轻的没点精气神,动不动就躺着倚着没了筋骨似得像什么样子,哪儿学来的。”

“这叫‘葛优瘫’,流行着呢。”明台一个打挺起身,颠儿颠儿地跟在明楼身后领着东西进房间。“不过大哥毕竟年纪大了嘛,不懂我们年轻人的时尚,我理解的啦。”

说罢又围着开箱收拾行李的明楼转了两圈,继续不知死活地撩拨他:“大哥,你这趟回来我发现,唔,你是不是真的人到中年发福了呀?”

“臭小子你说什么呢!”明楼忍无可忍操起衣柜里的衣架子作势要打他,明台连忙闪身逃到了外间的书房,躲在了隔断墙后伸着脑袋偷瞄他。

“哎呀,说到大哥痛脚了。好啦好啦,我错啦,我不该揭大哥的短。大哥你收拾完赶紧休息下倒倒时差,晚上大姐还叫了明堂大哥他们一家,我们一起去翡翠餐厅吃饭哈。”

明楼目送明台一溜烟小跑地出了他房间,心下是又好气又想笑,又觉得欣喜又觉得感伤,一时间五味杂陈,一语难尽。

 

明家收养明台的时候,明楼才16、7岁自己都还只是个半大的孩子。

明锐东在世时曾探过明镜、明楼两姐弟的口风,问他们会不会介意自己再婚,姐弟俩心下就清楚,明锐东对沈碧大约是真有那么点意思。而后明锐东车祸逝世沈碧也昏迷不醒,明台又自幼丧父已是无依无靠,明镜便做主收养了明台,还让他上了族谱,也算圆了父亲的心愿,让沈碧和明台成了明家人。

那时候,所有的重担全压在了明镜一人的身上。公司的事情明楼尚未成年根本无权说话,他只能私下里尽量多帮明镜出主意、想办法;而家里,就全靠着明楼打理。他除了每天照例上学外,还要学着管理家事,管教弟弟,以成为姐姐背后的依靠。

少时无忧的生活让明镜性格纯真,但明家人的身体里却流淌着最精明的商道之血。在明家姐弟一明一暗竭心尽力地经营下,明家产业虽不复当年明锐东时期的鼎盛,却也算稳步前进,不至于败落了家业。明锐东的离世,让明家的两姐弟迅速的成长、锐变成可以支撑起偌大一个明家的支柱栋梁。

明台15岁前一直是明楼在教养的,直到明楼出国。

儿时的明台虽淘气但并不顽劣,即使上了初中后开始叛逆,明楼也不曾放在心上。明楼明白这不过是少年人的“弑父情结”*①,而在明台的心中,自己如兄如父;比兄长更具威严,却又比父亲更加可亲。

父辈是一个男人必须超越的标杆,踩在脚下的门槛。男孩子的叛逆心理对父亲永远最重,他们一方面仰慕父亲,一方面又憎恨父亲挡在他们的面前*①。就好像刚要成年的小狮子,迫不及待地就想要离开父亲去开拓自己的地盘,可私心里又有着自己都觉得羞于启齿的依赖,所以他们总是焦躁。

在明楼看来这种焦躁没什么不好,这样的愤恨与敌意也没什么不好。少年人有一个想要攀比、超越的对象是件好事,因为这会促使他不断地去思考自己到底想要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督促他不断地努力去成为这样一个人。所以明楼他容忍少年明台的所有悖逆和顶撞。

明楼出国的时候最担心的事就是明台的教育问题。不是没想过将明台带出国,但当时明台即将升学初三马上要面临中考,也不好因此中断学业。可男孩子最忤逆不驯的年龄,却要教养于妇人之手,并不是说大姐就会教不好他,只是担心大姐会将一腔的爱意全倾注在他身上而过于宠溺。

时隔多年后再见明台,记忆中的那个少年和眼前的这个青年相重叠,明楼终于不得不承认,这个孩子,比自己想象中的更好。

虽有些纨绔,却不似那些富二代般奢靡浮夸;个性活泼狡黠,却从不骄纵蛮横;对家人乖巧贴心,但绝非怯懦软弱;生的眉目清秀,待人总是未语先笑,长得一张便宜讨巧的脸,上到88下到8个月什么人他都能哄得住,行事却从来磊落傥荡,绝不阳奉阴违寻衅滋事,着实叫人深感欣慰。

然而明楼仍就不免觉得感伤,感伤这十年光阴愀然消逝,自己终究是错过了去见证明台的成长与成熟,兄弟间的时光一去不返。曾经那个爱撒娇的小孩,如今站起来身高都有要压过自己的势头了,肩宽腿长,腰背笔挺,隐隐已经能扛得起一方天地,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了。

严于律己,宽以待人,虚怀若谷,恭谦柔和。少时,明锐东就以此为标准来教养明镜和明楼的德行,后来明楼也是以此为准则在要求明台。而今的明台,已经能担得起“芝兰玉树”*②这四个字了。

 

 ☆.。.:*・°☆.。.:*・°☆.。.:*・°☆.。.:*・°☆

本章狂爆字数啊啊啊啊啊啊,这不仅是大哥对小明同学满满的爱,也是我对小明深深的爱啊!

*①“弑父情结”的这一段,源于清和润夏太太《地平线下》中明诚对身在巴黎的明台的叛逆行为的猜测总结。我个人是很认同这一观点的,每个人在不同的年龄段总会带有这个年龄段特有的一些性格和情绪,所以我后文说明台对明楼的愤恨和敌视,其实也只是这个年龄段的少年所特有的,对待其他比自己优秀的雄性动物的敌意,并不是他真的在讨厌哥哥啦。

*②芝兰玉树一词,出自《世说新语》,本喻高尚人子弟,后亦用作对优秀子弟的美称,比喻才德兼备有出息的子弟。个人是炒鸡喜欢这个词


 

评论 ( 11 )
热度 ( 60 )

© 楚洛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