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洛离

为楼诚CP下的乐乎⊂(˃̶͈̀ε ˂̶͈́ ⊂ )

4【楼诚】白月光

Part 4

明楼用三天的时间在家认认真真把剧本反反复复地看了几遍,最后不得不承认“疯子”王天风挑剧本选演员的的眼光果然都是独具一格。

路远是个充满了矛盾与冲突的角色,他出身的家庭和他成长的经历使他浑然天成地带着一种矜贵——这是王天风第一时间就想到了明楼的原因,因为这种贵气它是与生俱来的,而非演员刻意演的,多一分显俗,少一分为庸。他外表文质彬彬,内里却暴戾恣睢,看似敦亲柔和,实则寡恩薄义。这样一个外在与内里截然相反的人物,于演员而言无疑是对自身演技的挑战。

 

明楼将车开进了市剧院的地下停车场,他来找王天风顺便也看看这三天选角的结果。适逢停车场的电梯门即将关上,明楼快步跑来拦下。电梯门重新缓慢地打开,看见了里面的人明楼愣了下,一时间不知该不该进去。

按下了关门键汪曼春就开始叮嘱刘少昊等下进去试镜的事,不想一只手伸过来拦住了门,看着电梯外愣神的明楼,汪曼春不由得冷笑了一声:“哟,明影帝啊,怎么不进来了?是因为我站在这里所以你不敢?难不成明董事长还给你下了命令,凡我汪曼春站的地方你都得避开?”

明楼笑了笑,进门按下电梯“没有的事,曼春你多想了。”嘴上虽这么说着,可人却靠在电梯按键的门边上。

这两人的事虽然娱乐圈里人人都知晓,但刘少昊作为汪曼春76号影视娱乐公司旗下的新晋艺人,自然不会在这个时候去八卦老板的事,眼观鼻鼻观心恨不得自己能隐形。

好在电梯很快就到了楼层,明楼率先出了电梯,绅士的回身帮忙拦门。汪曼春斜睨了刘少昊一眼,对方很有眼色的朝汪曼春和明楼笑着点头示意,径自去了试镜的戏剧厅。

明楼和汪曼春一前一后的走到走廊尽头的窗台边,汪曼春从大衣口袋里掏出了女士香烟,点燃深吸一口后又慢慢吐出,动作纯熟而优雅。

明楼看着倚墙站在对面的汪曼春,黑色的长筒皮靴,宝蓝色的皮质风衣,腰肢被腰带束得不盈一握,栗色的大波浪长发搭配浓艳的妆容和大红唇色,像一把锋芒直指的尖锐利刃,明艳而又凛冽。

“什么时候学会了抽烟?”

汪曼春牵起嘴角,“师哥以为呢?”

这个面目隐在了薄烟之后的女人让明楼觉得陌生。既然决定回国,他是做好了再见汪曼春的准备,只是没想到,竟是此情此景。

对于汪曼春,明楼不是没有愧意。然而可悲的是,即使是这仅存的愧意,那也不是因为爱情,而是因为他对自身德行的要求。

明楼从小就知道自己受女生欢迎,他长相英俊,家境富裕,成绩优异,个性温和,他满足了女人对另一半的所有幻想。对于爱情,他手到擒来,所以毫不在意。

汪曼春与他自幼相识,从她青春懵懂的时候起就开始喜欢自己。明楼很清楚,只要有他在,汪曼春眼里就看不见任何人。她追了自己十年,从豆蔻之龄到花信年华。

自己最后为什么会答应她,明楼已经记不得了,是因为她不屈不饶的韧性,持之以恒的坚定?还是她明媚靓丽的美貌,门当户对的家境?

多可悲啊,这个自少时就爱慕自己的女人,被退婚了还希冀着能够挽回的女人,苦苦纠缠只换来了一番羞辱的女人,被自己亲手推向了舆论的漩涡里被嘲笑被讥讽的女人。

而自己,却已连曾经为何说爱她的理由都不记得了,唯一剩下的愧疚,还是对年轻时候言行的忏悔。《白月光》里的路远和现实的明楼身影重叠,自己其实也从来不是什么好男人。

“怎么不说话?”汪曼春歪着头挑眉道:“我记得师哥以前可是特别会说话的一个人呢,上知天文下晓地理,巧舌如簧才辩无双啊,什么时候和人一起会这般冷场?难不成,是出国太久汉语说不利索了?还是,对着我无话可说!”

汪曼春盛气凌人,明楼有些许无奈,“原来是有一堆话,可突然又觉得,说与不说都一样。”

“呵,”汪曼春冷笑一声,“我以为你至少得问我一声现在过得好不好。”

过得好不好哪里还需要问呢,她的神情赤裸裸地展现出对权力和金钱的渴望,一身的戾气偏激而又极端,哪里是过得好呢。

“不过说不出来也好。”汪曼春掐灭了手里的烟,走到明楼跟前,“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明楼。这么多年了,你是不是时时会觉得良心不安啊?为你大姐对我的羞辱,为你自己无动于衷的冷漠无情。”

“且不论我叔父他到底是不是谋害你父亲的主使人,就算他是,那也与我无关。你们明家人,从来爱以高尚的品德来标榜自己。所以你想向我道歉,你想让我原谅你和你大姐当年对我的所作所为。”

“可我偏不!我绝不会原谅你和你那个大姐!”

“凭什么?我在你身上耗费了二十年的时光,我所有的青春!我凭什么要让你从今以后可以心安理得的摆脱我去过自己的生活!我就是要你明楼这辈子想起‘汪曼春’这三个字都觉得愧疚!我要你一辈子都觉得亏欠了我!”

 

离去的高跟鞋踩在光滑的大理石地板上发出尖锐的声音,一下一下敲在明楼的心上。

汪曼春的话明楼无从辩驳,他确实就是这么想的。那些在国外反反复复修修改改准备了好几年的道歉之词最后一句也没有说出口,也是因为当他看见汪曼春时他就已经知道了会是这个结果。

其实以他的巧言善辩不见得不能哄住汪曼春,但他不愿意。他不愿意再用温柔的谎言欺骗她,他不愿意再去伤害她,伤害这个已经伤痕累累可怜又可悲的女人。

明楼掏出烟点燃,缓慢地吐出一个优雅的烟圈。就像他不知道汪曼春学会了抽烟一样,汪曼春也一样不会知道,现在的明楼已经是个老烟枪了。

时光浩浩荡荡呼啸而过,在他们不知道彼此的日子里,他们早已经变成了彼此不知道的模样。

“咳。”

明楼转头找到拐角的声音来源处,一个清瘦颀长的男子站在绿叶宽大繁茂的滴水观音后面,午后的阳光透过窗与叶折射在他的身上,带着光与影融合的静谧。

☆.。.:*・°☆.。.:*・°☆.。.:*・°☆.。.:*・°☆.。.:*・°☆.。.:*・°☆.。.:*・°☆.。.:*・°☆

我说阿诚哥会出来就一定会出来!(心虚)

放心吧,汪小姐已经KO了,不出意外后面就没她什么事了,所以本章你们就不要嫌弃她了

评论 ( 3 )
热度 ( 49 )

© 楚洛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