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洛离

为楼诚CP下的乐乎⊂(˃̶͈̀ε ˂̶͈́ ⊂ )

7【楼诚】白月光

Part 7

明诚下到了停车场,看见梁仲春闪着灯的车,拉开车门坐在了后座,头也不抬地按手机。

梁仲春也不开车,回头看着明诚焦急地问:“怎么样?试镜过了没?”

明诚没回话,手上一刻不停。

“和谁发信息呢?导演?”

……

“哎哟我的小祖宗,你倒是回你老哥一句话呀,到底过了没啊,可把我给急得哟!”梁仲春心下急的恨不能爬到后座来。

明诚重重的垂手放下手机抬头盯住梁仲春,地下停车场有些昏暗,梁仲春隐约可见明诚的表情有些不愉。

“没选上?”梁仲春眼皮一跳,小心翼翼地安慰:“其实也没啥,咱们现在也火了是吧,这不是手上还有好几个剧本等着你挑么。王天风这个片子本来也是冲着拿奖去的,不看票房,没选上就没选上吧。咱们现阶段啊最主要的还是多积攒些人气,提升下市场价值是吧,奖项这种东西,能拿到就是锦上添花,拿不到也没关系哈,要稳扎稳打!”

明诚噗嗤一声笑得有些狡黠,将手机解锁后递给梁仲春,爱消除的闯关界面上三颗小星星无声地闪亮着,映照着梁仲春一脸宽慰讨好的媚态。

“消遣你老哥呢!”梁仲春气急败坏:“说!到底选没选上啊!”

“你说呢?”明诚放松地靠坐着,长腿一伸踢了踢前座椅背:“开车。”

“诶嘿嘿,选上就好,选上就好。”

“这么开心做什么,刚才不是还说没选上也没事,反正王导是冲着拿奖去的。”

“能拿到那当然就更好了!咱现在有人气了,可实力这种东西内行人懂得可外行人哪看的出什么,这时候要是你能拿个奖,那就跟拿了专业证书似的,大家就都知道、都认可你了,也能堵着那些黑子的嘴。”

明诚叹了口气歪在后座上:“想黑你的,你就是拿了奖他们一样各种编排你,我在网上的黑料还少么。再说我拿下简白遥这个角色,只怕黑我的会人更多。”

“为什么?”梁仲春在红灯前停下车子回头看明诚。

“今天试镜,王导稍微透露了《白月光》的剧情内容,是部同性题材电影。难怪不看票房只冲奖项,只怕在国内是过不了审的。”

梁仲春愣了神,直到后面的车子按着喇叭催才想起要开车。“明楼居然肯出演?”

“以明楼现今的地位,演什么不演什么还不是看他愿不愿意,况且路远这个角色确实很好。”

明诚说着,从座椅中间伸出头搭着梁仲春的肩,“梁处长啊,您老与其思考明楼为什么愿意出演,不如先想想怎么给我做公关吧,我已经预见明天剧组一公布选角结果,网上又会有多少腥风血雨了。”

 

此时的明楼正和王天风在一家相熟的私房菜馆里一起吃饭。

试镜结束后王天风没有让大家回去等结果,而是现场就做宣布了,明诚果不其然地是男主简白遥,而沈霄和冯宇将分别出演男配王成栋和李俊豪。

三天试镜的结果,正式的演职人员名单,将会交由剧组官方在网上做出公示。王天风将试镜的收尾工作扔给助理郭骑云,自己就和明楼一起去吃饭了。

王天风拿着筷子看着服务生上菜,两眼无神似在发呆,过了会儿突然转头问明楼:“你在国外呆了那么多年,好像也没有给自己取个英文名?”

“唔?”明楼夹了一筷子菜:“觉得没必要,怎么了?”

“嗯,我就是突然想到一件事。”王天风搁下筷子看着明楼认真道:“你说吧,国内娱乐圈这么大,姓‘明’的就三个,要不是你成名早,这些年也一直有新闻在国内外,你家小弟明台和那个明诚一起拍《风云录》时,大家才没把明诚误认成是明台的大哥。”

“国内尚且如此,这要到了国外,你觉得那帮老外能分得清?到时候,要是误以为你和明诚是兄弟,嘿嘿嘿,同性题材加兄弟禁忌,是不是想想都觉得刺激。”

……

明楼白了王天风一眼,夹起一块东坡肘子:“所以现在怎么办?把明诚给换了?你肯?”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肯不肯,”王天风笑得直打跌,“我还等着明天官宣公布名单时看好戏呢!”

明楼不理会王天风突然的自我,他中午没吃多少又忙了一下午,饿到晚上七点多早已是饥肠辘辘,没工夫陪他王疯子撒癔症。

王天风自顾自笑了一阵子,笑完后又上下打量了明楼一会儿。

“喂,要不然你现在赶紧取个英文名?我给你想好了,‘Panda楼’怎么样?”

“为什么‘Panda楼’?”明楼咬着筷子有点疑惑,正对上王天风抿嘴坏笑。

“疯子!”明楼暴怒,将筷子拍在桌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王天风笑得捶桌子,明楼脸色阴沉,夹起一个肘子直接塞进王天风的嘴里:“怎么就堵不上你嘴呢!”

王天风好不容易将卡嘴里的那个肘子吐出来,拍了拍身边脸色沉郁的明楼:“开玩笑,开玩笑,别生气啊。”

“不过说真的毒蛇,你是不是因为这大半年没事所以就放飞自我了?牛排法棍吃多了,这体重和年龄一块儿上去就下不来了?虽说OSK有小李影帝前车之鉴,越青葱水嫩越没人相信他的演技,放飞了自我以后反而拿了奖是吧,但是你已经是大满贯的影帝了,没必要用自毁形象来证明实力,相信大多数的粉丝肯定还是更喜欢你英俊潇洒的样子。所以,再过两个礼拜新戏就要开拍了,你是不是该减减肥啊?”

“吃你的吧!”

明楼虽然嘴上不说,可心下不免觉得戚戚然。

这体重问题才回国的时候就已经被明台嘲笑过一次,今天又被王天风给嘲讽了,当真是自己这半年息影在家太过放飞自我了?

前面几年里一直在忙,连轴转得休息的时间都没有,完全没给体重增长的机会,等今年终于有时间可以好好休息,这体重就和年龄一样上去了就下不来。

明楼瞄了一眼旁边对着一盘璧山兔吃的不亦乐乎的王天风,也不对,王天风比自己还大两岁也不见就发福了。

说到年龄和身形,不免就想到下午一起对戏的那个人,两人差不多的身高,人家那叫一个盘顺条亮,三十岁的男人还像个少年似得。

自己,明楼不禁抬手摸了摸两颊,男人四十一枝花,自己三十五还是个花骨朵儿呢,不老不老。至于体重嘛,好像是有些横向发展了,要克制。

本伸向了东坡肘子的筷子在半空中生硬的转了个弯,装做极其自然地夹起根白灼菜心。

是该减减肥了啊,明·Panda·楼先生。 


评论 ( 8 )
热度 ( 46 )

© 楚洛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