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洛离

为楼诚CP下的乐乎⊂(˃̶͈̀ε ˂̶͈́ ⊂ )

9【楼诚】白月光

昨天没更文,想了一天后面的剧情要怎么写。
我是个开了脑洞就写文的人,不列大纲想哪写哪,所以经常写着写着后面就不知道要怎么继续了_(:зゝ∠)_
我想了好几个剧情走向然后不知道要选哪个,就怕自己随便选一个,然后写着写着突然就恨不得把前面的全推了重来(。•́︿•̀。)

☆.。.:*・°☆.。.:*・°☆.。.:*・°☆.。.:*・°☆

Part 9
路远状似无意地向瞿芳秋问起了简白遥,从瞿芳秋的语气中路远可以窥见,她内心对这个“弟弟”的感情也十分矛盾。
简白遥是瞿芳秋的父亲,当今油画大师瞿鹤的初恋情人简薇的儿子。
简薇是未婚生子,她病逝时简白遥才10岁,因没有其他的亲人,瞿鹤不忍心看他被送去孤儿院便自己做主收养了他。
为这事,瞿鹤和他太太吵了十几年。
简白遥是父亲与简薇的婚外子,母亲的这个想法虽然瞿芳秋并不赞同,但她也确实无法将这个造成自己父母十几年婚姻不睦的“弟弟”视为一家人。然而简白遥他从小乖巧懂事,对自己又体贴万分,自己若有什么无法向父母倾诉的烦恼忧愁,简白遥总能第一时间发现自己的心事,宽慰或劝勉自己;自己少时不想学画画,大学想去法国留学,这些事情又都是简白遥帮忙去和父亲说的。
瞿芳秋于绘画没有半点天分,少时没少因此受到父母的责备,面对于绘画有着天资灵气和无限潜力的“弟弟”简白遥,她不是没有过怨恨。然而十几年过去,简白遥没少帮助自己,他又是一个待人极其温柔和善的人,瞿芳秋也硬不下心肠去憎恶他。
路远和瞿芳秋开玩笑,说那他得好好谢谢这个未来的小舅子,要不是他说动瞿教授,自己又怎么能在法国遇见瞿芳秋。

路远和瞿芳秋是在法国认识的。
路远出身豪门,他的父母是豪门联姻,婚后恩爱与否路远不知道,因为在他还小的时候他父母就因为飞机失事故去了。父亲去世后,家里的叔伯长辈为争家产丑态毕现,外公便把路远接回了外家抚养。
路远的外公是老一辈的豪富,言谈举止都有着他们那一辈人的固执和矜傲。路远的母亲是他最心爱的小女儿,故而他对路远的教养也分外严苛。而路远作为外姓之人却让老爷子如此偏爱,难免引来家中其他人的反感,路远在外家过得也不容易。
瞿芳秋第一次见到路远的时候,其实是路远最穷困的时候。外公生病住院,外家那些亲戚故意刁难不给他汇款,他的生活费所剩无几。
但这个男人天生贵气,又长得风流俊俏,一件普普通通的灰色风衣在他身上都能穿出大牌街拍的既视感。他双手插兜,百无聊赖的从梧桐树荫下的香榭丽舍大街上走过,却让橱窗里的姑娘们觉得,下一秒这个男人就会推开玻璃门请自己喝一杯咖啡,来一场梦幻般的约会。
她们满心期待着,自己能成为被这个男人选中的幸运女孩。

“卡!”
“你们俩,自己过来看下。”
王天风摘下头上的帽子扇了扇风,明楼和明诚走到摄影机前查看刚才拍摄的结果。
王天风喜欢用出其不意的角度拍电影。
但明楼和明诚都不是那种只会生硬的去表演剧本的人偶,这两人是傀儡师,他们解读剧本,揣摩角色,赋予人物以鲜活的生命力。
所以开拍没两周,王天风养成了新习惯,每次拍他俩的镜头,若他觉得不满意他不会直说,只叫这两人自己去看一遍拍摄结果,然后自省或相互分析不足之处。
今天剧组在市郊要拍摄的是路远周末开车带简白遥去郊外写生,继而发现简白遥于油画上的超凡灵气和卓越天赋。他的母亲简薇与瞿鹤是师承于徐大师的同门师兄妹,他自幼受母亲教导学画,母亲病逝后又跟随瞿鹤,故而瞿鹤的画作他能模仿的十之八九。
路远觉得自己就像发掘了一个绝世珍宝,初期只是惊叹他光华照人的外表,想要得到它,占有它,甚至是毁灭它;而现在,他突然发现这个珍宝居然还是开启一座宝藏的钥匙!他内心的欲望翻腾奔涌,面上却仍旧一派平和。
明诚转头看了下挤在一起看摄影机的明楼,王天风双手抱胸站在背后看着他们俩。
“简白遥演的有些过了。”明诚回身看向王天风:“这个时候的简白遥对路远,应该只是单纯地觉得这个未来的姐夫人很好而已,言行之中会有些依赖,但那只是对成功的、成熟男人的钦慕和依恋,这源于他自己一直以来对缺失的父爱的移情作用。”
王天风将助理拿来的水递给明楼和明诚,点头说道:“你理解的很对。所以你这个时候的简白遥,对路远的感情应该是充满信任,不经意中会流露出一点点的依赖,这种感情很朦胧,很轻,轻的连他自己都意识不到,但是大屏幕前的观众却会在他的眼角眉梢里看出来,你明白吗?你的感情,表演的要收一点。明楼呢?”
明诚看向明楼,明楼却老干部似得端着个玻璃水杯笑着看他,等着明诚替自己做分析。
“路远他……太贪婪。”明诚看着明楼斟酌着说。
明楼抿嘴一笑,眼神充满赞许。即将奔四的男人,笑起来却眉眼弯弯,意外的单纯可爱。
“没错!”王天风把杯盖拧上转向明楼:“明楼你太贪婪了。你过于刻意的去表现路远对简白遥的欲望了,这会让观众对这个角色产生反感,觉得他是一个奸诈贪婪的反派,而不是一个出身上流社会,英俊倜傥风度翩翩,又有野心有抱负,为达目的而不择手段的人。”
王天风边说着边走向摄影机,走过明楼身边时睥睨了他一眼:“你不需要这么用力,演的过了。其实想想你自己就可以了。”
明楼抬脚作势要往他屁股上踹,王天风灵巧的一闪躲了过去。
“赶紧的,各就各位再来一次!”

☆.。.:*・°☆.。.:*・°☆.。.:*・°☆.。.:*・°☆

自己写完了捉虫时突然发现,戏里的简白遥对路远有着朦胧的信任,戏外的明诚对明楼居然也是~嘿!被自己给惊喜到了~
这里的感情觉得发展的有点过快了,但是我觉得这个意外的惊喜挺好的就不去改了,后面想想怎么给圆过去好了~(*/ω\*)

评论
热度 ( 29 )

© 楚洛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