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洛离

为楼诚CP下的乐乎⊂(˃̶͈̀ε ˂̶͈́ ⊂ )

11【楼诚】白月光 Cabeceo & Por Una Cabeza

作者的话:








因为看了期《淮秀帮》,我他么居然粉上了一对真人CP,也是年纪差距大,也是同校师兄弟,也是因戏传CP,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 ( ̄. ̄)








熬夜熬到3点多,看贴吧关于俩人在某真人秀节目里的解析,感觉身体被掏空_(:зゝ∠)_然而这对CP注定不可能HE,欣慰又难过,整个人都要不好了! 








这对CP简直不敢去多看他们家的粮,就怕吃到的全是玻璃渣,难过得不得了。知道我说的是谁的人应该可以理解这种感受,不知道我在说啥的人劝你千万不要好奇,这个坑入了只怕出不去了,完了是还虐身虐心都是各种自虐(。•́__ก̀。)








 








由于我对明诚诚的偏爱,此前一直是对他着墨甚多,本章也写一次胖楼,楼总的魅力也是很大的好伐~✧ ( • ̀ω•́ ) 








 








 ☆.。.:*・°☆.。.:*・°☆.。.:*・°☆.。.:*・°☆
















Part 11   Cabeceo  &  Por Una Cabeza








 








小别墅场景的戏基本拍完了,尤其是瞿家三口的戏份都已完成,早早地转战下一个场地去做准备了。








 








明楼、明诚和导演王天风等剧组人员仍然留在小别墅,剩下的三场戏都是他两的对手戏,也是《白月光》全剧至关重要的三个戏份——两场吻戏和一场床戏。








 








这三场全是夜戏,王天风怕明楼和明诚不适应亲热戏所以时间放的很宽裕,没指望能一夜就全拍完。








 








白天无事,大家就各自在酒店里睡了个饱,以便晚上能精力充沛的去上夜工。








 








今天要拍摄的内容是:路远来瞿家做客,恰逢瞿教授出差在外,瞿母又带着瞿芳秋回娘家小住,瞿宅就只剩简白遥一人放假在家。








 








简白遥在家中为了学校的圣诞舞会做准备,他们班级在圣诞舞会上有任务,每一个被抽签到的人都需要在舞会上表演展示一种社交舞,简白遥抽到了探戈。








 








可他并不会跳探戈,他除了在体育形体课上学过最简单基础的华尔兹外对所有的社交舞一概不知,所以他不得不抓紧时间开始恶补。








 








 








因为梁仲春突然来酒店商讨一些工作事宜,明诚来的稍微晚了些,他进来的时候明楼已经化好妆换好戏服,站在客厅里和剧组的工作人员说笑。








 








12月的C市气温已在零下,虽然是在室内拍摄,房间里也放置了取暖器,但仍不免觉得有些冷意。








 








明诚坐在一旁上妆,现代剧男演员的妆容还是比较简单的,因而王天风也没有安排专门的化妆间,直接找个空地一坐化妆师就可以开始上妆。








 








明诚坐的角度稍微斜垮下肩就可以看见右前方的明楼。明楼穿着藏青色的西装三件套,外披黑色的羽绒大衣,手上捧着玻璃水杯取暖,脚下却小幅度地移动着步伐,应该是在和助理导演郭骑云一起聊剧情的表演方式。








 








灯光组的人员在调试一会拍摄要使用的灯光,明诚隐在客厅的一角里,看着沐浴在璀璨灯光下的明楼,身形高大,气质沉稳。








 








演员,都是为了追逐光芒而活的,穷极一生所求的,也不过是灯光、掌声、鲜花和赞许。








 








而明楼,勿需追逐,他就是光。








 








无论何时何地,只要他在,人们的目光便会自然而然地追随着他。








 








明楼长得帅吗?明诚问自己。








 








现代汉语词典对“帅”的定义是:英俊;潇洒;漂亮。








 








明楼一个也占不上。








 








明楼的长相属于大气周正,人们看他的第一眼,最直观的印象不是他的长相,而是他的气质。








 








明诚看过明楼的所有作品,从他十几年前还是个青涩少年时起,到最近的一部作品。








 








少年时期的明楼仗着年纪轻是枚小鲜肉还可以被夸赞为“俊美”,良好的出身让他看起来矜贵而富有涵养,但却也仅限于世家公子的纨绔倜傥;即使演技精湛,气质依然不免生涩。








 








可随着时间的流逝,岁月的积淀和世事的磨砺,到而立之年的明楼五官长开,脸庞不再消瘦,身形威猛魁梧,气质高贵冷峻,更具备了气吞山河的威严气场,令人望而生畏。那时的他已攀越人生的高峰,他有傲视群雄的能力,所以他可以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








 








而如今,三十五岁的明楼更兼具一个成熟的、成功男人的魅力。他依然是那个立于山巅之上,让人只能望其项背的人,但他没有沉迷于以往的成就,仍在不断地挑战自我,勇创新高。可他却也悄悄地将那些咄咄逼人的气场收敛起来,他的气质更加沉着稳重,五官挺括磊拓。他站在那里不动声色,却润物无声,你似乎什么也感觉不到,又似乎时刻臣服在他的赫赫威严之下。








 








作为一个专业的、优秀的演员,明楼除了对镜头极为敏锐之外,对他人的目光也极其敏感。








 








他的视线从眼前的郭骑云脸上移开,直视到客厅角落的明诚,隔着大半个厅堂和众多的工作人员,两人遥遥对视。








Cabeceo。①








 








明诚启唇无声的默念。








 








明楼竟也读懂了,向他了然一笑。








 








 








路远斜坐在沙发扶手上,左肩臂倚靠着沙发靠背,嘴角噙笑看着简白遥对着电脑视频在练习舞步。








 








“你这样不行的。没有舞伴你一个人看视频练什么?探戈又不是华尔兹。”








 








简白遥放下手臂,连着肩背都一道垮了:“可是我不想下周去学校面对舞伴的时候连最基本的舞步都不会。”








 








“事实上,现在我们看到的国标探戈是源于阿根廷探戈。阿根廷探戈是因情而舞,随心所欲,从不在意他人眼光的;而国标探戈它属于竞技体育舞蹈,因而才会有严格的规范、标准和套路。”路远说着坐直了身体,“你们老师有要求你跳哪种探戈吗?”








 








简白遥将自己摔进沙发里,无力的说:“哪种探戈还有区别吗?不都是探戈?”








 








“当然有区别了。你们的任务是表演社交舞,但社交舞分为五大类:国标摩登、国标拉丁、拉丁风情、阿根廷探戈和普通交际舞。而国标探戈只是属于国标摩登中的一个。”








 








简白遥微微抬头,睁大眼睛问他:“那我在形体课学的那算什么?”








 








“你那个啊,顶多也就是普通交际舞吧,快三、快四什么的,算是摩登的简化。”








 








路远坐到了沙发上,将简白遥的腿抬起来放在自己腿上,帮他轻轻地按捏,简白遥肌肉瞬间僵硬却没有躲闪。








 








“那是国标简单还是阿根廷简单啊?”








 








路远轻笑:“国标探戈有套路可循,而阿根廷探戈,讲究上身‘静止如水’,xia什‘波涛汹涌’,因而难以掌握。”








 








简白遥一听,更加觉得可怕,因练舞而涨红的脸一下子就退到了苍白。








 








路远愈发觉得他可爱得紧,拍了拍他的腿:“别怕,探戈说简单其实也很简单的,无非就是,我踢你躲。来,我带你感受一下。”








 








路远在电脑上找出了为人熟知的探戈曲目《一步之遥》循环播放,走到简白遥面前做了个起舞式。








 








简白遥忐忑不已,问道:“万一你踢我躲不过呢?”








 








路远轻笑,握住他的手将他带入怀中,两人的腿紧紧地靠在一起。








 








“No mistakes in the tango,not like life。It's simple。That's what makes the tango so great。If you make a mistake,get all tangled up,just tango on。”②








 








简白遥扶住路远的肩,轻靠着他的脸颊。他无法看见路远的神情,但路远说话时胸腔轻微的震动透过衣服传向他,莫名就觉得心安。








 








“闭上眼睛,感受我,跟随我。”路远的唇贴在他的耳边,用气声低沉地呢喃:“阿根廷探戈,并不追求眼神的交流。舞者的上身贴合缠绵,难舍难分,而脚下却追逐闪躲;就好像禁忌的爱情,爱欲缱绻,却又始终不敢更近一步,Por Una Cabeza,一步之遥。” 








 








简白遥闭上眼,想象着灯火辉煌的舞会大厅,他的脚步随着路远在光可鉴人的舞池中灵巧地移动,在他每一次靠近时后退闪躲,又在他每一次举步倒退时追逐挑逗;他带着自己在舞池之中徜徉,享受着彼此心照不宣的默契,和你追我躲的禁忌诱惑。








 








他们的上身紧紧地拥抱在一起无法分隔,脚下却数度交锋,汹涌澎湃。简白遥看不到路远的表情,他们的脸颊以一种极其亲密的姿态相贴,他的额头紧靠着路远的鬓角,路远的唇轻吻着他的耳廓。但他知道路远一定也在笑,就如紧闭双眼的自己抑制不住地扬起嘴角一样。








 








明楼微微低头看轻靠在自己肩上的那个人,“Are you happy?The Tango。”








 








皎洁的月光铺在了客厅的地上,那人站在银白色的地毯中央,他的身上晕着神圣的光芒,他的眼里盛着一汪如水的明月,他轻启双唇,樱桃般粉嫩的嘴唇泛着蛊惑的水光。








 








明楼听不见他说了什么,他低头衔住那颗诱人的樱桃,不断地吮吸、舔舐着,直至撬开他的唇齿,含住他小巧的舌,挑衅,逗弄,侵略他,占有他。








 








音乐没有停下,舞步也没必要停下,他们在风清影疏月白星辉的这一方舞池里尽情地追逐彼此,用不停交错的舞步来展现彼此的欲望。








 








明楼紧紧地掐着怀中之人纤细的腰肢,力气大得恨不得将他揉进自己的身体里。而那人的双手亦死死地攀住他的脖颈,却又像四肢无力一般倚挂在他的身上,任由他带着在舞池中满场的旋转。








 








 








“卡!”








导演与场记板的声音响起,舞池里的灯光渐渐黯淡,明诚慢慢松开拥住明楼的手,拉开一点点的距离微微喘息。








 








明楼靠着墙角,左手扶着身旁的斗柜,右手轻轻地按了按明诚的后腰,刚才在旋转的时候那里撞到了沙发椅背的拐角。








 








“疼吗?”明楼的声音仍有些低哑。








 








明诚握住他搭着自己腰的手臂,“还好,没事。”








 








王天风抬眼望了这边一眼,若有所思,身边的工作人员来来往往地收拾东西。明诚看了明楼一眼,并没有马上离开,依然和他一起站在角落里。








 








明楼身体的变化他能感受得到,戏装的裤子很是修身,他若现在离开,明楼独自站在这里不免显眼。








 








虽然谁都没有说出口,但彼此心照不宣。








 








  ☆.。.:*・°☆.。.:*・°☆.。.:*・°☆.。.:*・°☆
















在本章之前,我从没写过章节标题,本章之后估计也不会有,但是这一章,我真的忍不住。也许如下科普中所诉的,“一眼万年”这个词其实并不够形象生动,但我还是忍不住。








Cabeceo  &  Por Una Cabeza








一眼万年,一步之遥。








 








 ☆.。.:*・°☆.。.:*・°☆.。.:*・°☆.。.:*・°☆
















① Cabeceo:传统的milonga(即阿根廷探戈舞会)要求男女分座,即使同去的男女也不能坐一张桌子,更不允许走到对面去,只能隔着舞池相望,因此男人向女人邀舞,只有用眼神一种方式了。这个过程,对男人来说是点射,猛盯自己决定邀请的对象;对女人来说是扫射,视野迅速地在人丛游移,直到发现一道邀请的目光。这套眼神游戏在西班牙语中叫做Cabeceo。








“cabeceo”这个词很有意思,中文里的一见钟情,一眼万年都不及这个词动人。








倒是如顾城的诗:不说话,就很美好。








 








② No mistakes in the tango,not like life。It's simple。That's what makes the tango so great。If you make a mistake,get all tangled up,just tango on。








    ——探戈里无所谓错步,不像人生。它简单,所以才棒。要是踏错步或绊倒了,继续跳就好。”(电影《闻香识女人》)  









评论 ( 2 )
热度 ( 22 )

© 楚洛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