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洛离

为楼诚CP下的乐乎⊂(˃̶͈̀ε ˂̶͈́ ⊂ )

12【楼诚】白月光

Part 12

王天风没想到这场戏会拍的这么的顺利。原以为明楼和明诚此前都没有拍过与同性演员的亲吻戏,估摸着今天一晚上都得耗在这里,结果却出乎意料的顺遂,竟然拍一次就过。不愧是演技精湛、尽责尽职的好演员,没枉费他在各角度设置的那些机位。

 

既然演员的状态这么好,现在也堪堪才十点,时间刚好,王天风立马就让服装师、化妆师给明楼明诚换装,嘱咐剧组人员加紧做准备,打算将另外一场吻戏一起拍了。

 

这一场吻戏是在别墅外的小区绿化带取景,从剧情上来讲这场戏是在影片临近结尾的部分,是陆简两人多年以后再相遇却诀别的一个吻。

 

在拍那场月下拥吻的戏时王天风很是担心,就怕明楼与明诚的情感理解不到位,开拍前还拉着他们俩讲了半天戏,结果一开拍,两人的表现比他想象的更加完美。

 

于是这场戏,王导便对这两位的演技有了盲目的信任,见明楼和明诚换好乐戏装、化好了妆,就示意工作人员准备开拍。

 

 

时隔七八年,路远再见简白遥是因为一场慈善义卖会。

 

此时的简白遥已经是享誉国内外的油画大家,因为他在一场极具意义的慈善义卖会上捐赠出三幅最富盛名的画作,故而被邀请出席义卖品的展览晚宴。

 

慈善义卖也好,展览晚宴也罢,都是李家的小少爷李俊豪借着家里通天的关系举办的。也正是因为这位李少爷的竭力邀请,简白遥才答应回国参会。

 

当初简白遥与路远的禁忌关系曝光后,瞿教授气得突发心脏病还险些中风,瞿母更是不顾体面歇斯底里地咒骂,而最心寒绝望的莫过于瞿芳秋。瞿家与简白遥恩断义绝,将他逐出了家门;而路远却为了他自私的野心,终究是选择了请求瞿芳秋的原谅,与她结婚以巩固自己的事业。

 

简白遥一夜间失去了家人与恋人,往昔的友人即便没有落井下石也是对他避之不及,他承受着舆论与道德的谴责,被驱逐、流放,最终断绝一切联系,孤身出国。

 

李俊豪是在他最落魄时遇见,并帮助了他的人。

 

彼时的他在圣彼得堡的冬宫广场附近靠卖高仿的假画为生,恰巧得遇四处求画的李小少爷。

 

李小少爷自小被家人溺爱长大,少时顽劣不堪,镇日里与一些狐朋狗友一块儿招猫逗狗、撒鹰走犬,十分纨绔。一次与人置气,偏又因李老爷子下定决心要好好管教他而手头吃紧,便私下将老爷子挂在俄罗斯度假别苑里的一幅名画给卖了。不曾想,画才卖了没多久老爷子就要来圣彼得堡考校他近期的留学情况,没法子这才急忙四处找人来模仿赝品,以期能够蒙混过关。

 

简白遥给他画的赝品是几可乱真,若是遇上个外行九成是可以鱼目混珠,然而李老爷子火眼金睛还是一下子就辨别出了真假。老爷子虽识破了假画,但也十分欣赏简白遥的才能,也正是因为有了李家的赏识和追捧,简白遥才得以声名鹊起,年纪轻轻便闻名遐迩。

 

所以李家的慈善义卖和展览晚宴他不能不来,又哪曾想李俊豪竟会在晚宴时向他告白。

 

李俊豪的表白说得情真意切,简白遥并非毫不动容,可最后还是婉言拒绝了他。庭院里的这一幕,落在了同样出席晚宴的路远眼中,他替简白遥驱赶了借着酒醉偏执发狂的李俊豪,并开车送简白遥回去。

 

驶到半途,路远突然调转方向,驱车来到了瞿家的小别墅——那个承载了两人所有欢乐与痛苦的记忆,充满了甜蜜与悲伤的地方,那个所有孽缘开始的地方。

 

 

“卡!”

场记板第九次落下,王天风的情绪经历了从信任到吃惊接着焦急继而暴怒而后怀疑最终归于平静到心如死灰的丰富变换,他果然,过于盲目地自信了。

 

明楼和明诚走到了摄影机前,王天风已经连刚才拍摄的结果都懒得给他们看,屈指使劲地摁着太阳穴。

 

“你们俩到底怎么回事?上场戏的状态去哪了?欲望消了心思都还转不回来?这是怪我没给你们一次为爱鼓掌的机会?”

 

明楼与明诚都不是没遇见过和人演对手戏连续NG十几次情况的人,但那一般都是由对手造成的,不说王天风,连他们自己也万万没想到,有一天两人对戏会连续NG九次。

 

王天风的话说得毫不客气,明诚愧疚得脸都红了,被反复亲吻的唇更是红肿的几欲滴血。明楼双眉往上微挑,各看了明诚和王天风一眼,抿嘴低头不说话。

 

王天风抬手看下表,已是半夜一点多,再看看眼前这两人的模样,这几个钟头算是白费了。

 

“行了,就你俩这状态也演不出这大悲伤大决绝的感情,都回去再给我好好琢磨琢磨,回头我带你们去见一次原著作者。”

 

王天风手一挥吩咐所有人收工,明诚鞠躬致歉后离开,明楼却被叫住了。

 

明楼先让了支烟,王天风没有客气直接点燃:“开拍前剧组订酒店我犹豫了很久,考虑要不要安排你俩住一间好培养培养感情。”

 

“可你最后还不是订了两间?”明楼轻吐烟圈道,王天风想说什么,其实他心知肚明。

 

“对,因为我相信你们两个都是很优秀的演员,应该知道怎么演戏,也应该知道什么是现实,什么是戏。”

 

王天风微微皱眉,双目紧盯明楼:“毒蛇,我希望你能时刻清楚自己在干什么。我不希望因为我的一部戏,最后害了两个人。”

 

 ☆.。.:*・°☆.。.:*・°☆.。.:*・°☆.。.:*・°☆


对不起,我恶补小皇文补得快精尽人亡了,可说好的肉最终还是没有撸出来_(:з」∠)_

今天因为有工作要处理,晚上匆匆只写了这一点,请不要嫌弃 (ó﹏ò。) 

至于车怎么开,让我再酝酿一下吧~ (´•ω•`๑)


评论 ( 5 )
热度 ( 43 )

© 楚洛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