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洛离

为楼诚CP下的乐乎⊂(˃̶͈̀ε ˂̶͈́ ⊂ )

15【楼诚】白月光

Part 15

C市从清晨的时候开始下起了雨,淅淅沥沥的不肯停,到了中午天还是灰蒙蒙的阴着。

到吃午饭的时候明诚还是没见着明楼,问了他的助理蒋卫,才知道明楼头疼的老毛病又犯了,这会儿还在床上躺着。

明诚打包了一碗清粥三两样小菜,上楼去找明楼。明楼听见敲门声时还以为是蒋卫买药回来了,随便裹了睡袍便下床开门。

门一开,看见站在门外的明诚,明楼楞了一下,明诚抬手示意了下手上端着的盘子,明楼侧身让他进门。

“我听蒋卫说你头疼病犯了,到现在都没吃过东西,就打包了点清淡的,多少吃点垫垫肚子。蒋卫他给你买药去了。”

明诚说着将盘子搁在了小客厅的茶几上,回头看了眼跟在身后站着的明楼,道:”去刷牙洗脸,吃点东西吧。”

明楼用手指稍微理了理睡得有些凌乱的头发,拇指和中指狠狠地按了按太阳穴,说道:”算了,头疼,又晕,想吐得很,哪吃得下。”

他在沙发前站了会,大概是真头疼得紧,也就顾不得礼数了,径自走到了里间趴在了床上,把头深深地埋在松软的枕头里。

明楼出身世家,礼节教养是从小就刻在了骨子里的,有客人在他是断然不会丢下客人自己去床上躺着的。现在他把自己丢在了小客厅就进去躺着,明诚心里明白,明楼既是没把自己当成客人,也是真的头疼得厉害。

明诚走进里间,侧坐在床沿,将明楼的头轻轻地扶起来,让他枕着自己的大腿。

明楼僵了一下并没有躲开,枕着明诚的大腿,感受明诚的食指与中指在自己的太阳穴上轻轻地按压,而后双指并拢以太阳穴为定点,拇指沿着头顶的经络反复地揉弄按压,手指从额头按摩至后颈,又在颈椎处来回地推压拿捏。

如此推揉十数次,明楼觉得头皮松了下来,脑子里也不再是那种拉满了弓弦似的紧绷着的疼,所有的发囊都惬意地喟叹着舒服。

“怎么样,有没有舒服一点?”明诚轻柔的按压着,低头看他。

明楼闭着双眼枕在他腿上,姿态放松地平躺着,”舒服,感觉没那么疼了。没想到你居然还有这一手,专门学过?”

“没学过,自己琢磨的。以前在孤儿院,院长奶奶也有偏头痛的毛病,她犯病的时候会帮她揉一揉,揉着揉着,就揉出了点心得。”

明诚停了手,拍了拍明楼的脸,道:”起来吃点东西吧,吃完了我再帮你好好揉揉,下午睡一觉就好了。”

蒋卫买药回来,明楼也吃完了粥,鉴于明楼现在头疼得不是那么难以忍受,明诚坚决不同意他吃药——不管是什么药,都只是压着一时,又不治根,吃多了难免产生依赖性。

明楼重新躺在了床上,闭眼枕着明诚的腿,明诚坐在他身后帮他推揉,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

“辛苦你了,要在这里伺候我,也没得好好休息。”

“没事,今天反正不拍戏,找点事做,也省的睡多了晚上睡不着。”

“今晚上不拍戏吗?”

“不拍。今天一直在下雨,你又犯了头疼病,刚才午饭时王导说了,今天放假一天不拍戏,明早上他再带我们去见原著作者。”

明楼从昨晚后半夜开始头疼,一直躺到中午也没有睡好片刻,大约是被明诚按摩得实在舒服,他与明诚闲聊,聊着聊着,竟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再醒来时天都已经黑了。

明诚靠在床头坐着,拿着明楼的剧本在看,笔直的双腿交叠着,大约是怕冷,脚放在了明楼的被窝里取暖。

明楼伸了个懒腰,觉得懒惬,轻松。

明诚放下剧本转头看他,”醒了啊,还想着过一会儿该叫你起来吃饭了。”

“几点了?”

“五点了。”

“天黑的这么早?”明楼起身拉开窗帘看了眼外面。

“冬天嘛,而且还下了一天的雨,天一直阴着。”

明诚原想回房明楼却留他一起吃饭,叫了客房服务吃过晚饭,明楼又邀他一起对最后一场吻别的戏。

两人同坐在小客厅的沙发上,合看明楼的剧本,台词不多来来回回对了好几遍都已烂熟于心,却始终欠缺着一份悲怆绝望的心境。

 

再见简白遥,路远的心中五味陈杂。

简白遥在酒店庭院中拒绝了李俊豪的表白,路远一方面觉得欣喜,期盼他的心里还能有自己的一席之地,一方面又为这样的自己感到不耻,他已经毁了简白遥一次,好不容易他自己爬了起来,又怎能因自己的自私再去毁灭他一次?

命运总是在他以为前路坦荡、古井无波的时候分出一条岔路,逼迫着他去做选择。

在他一心一意地想要娶瞿芳秋的时候,偏偏认识并爱上了简白遥;在他痛苦地放弃了简白遥,死心塌地甘于平庸地经营婚姻、事业时,瞿芳秋却厌倦了这样的生活决意要离婚;在他和瞿芳秋都着手准备离婚的时候,流产过三次的瞿芳秋却发现自己已怀孕近三个月,瞿鹤也因癌变病重住进了医院;当他以为人生已是如此,不过是随波逐流,无谓欢乐与希望,劝自己要安心照顾怀孕的妻子和病重的岳丈时,简白遥又再一次出现在他的生命中。

而他,却已不能。

这些年所有的好与不好,他不能告诉简白遥;简白遥过得好与不好,他也不能去问。简白遥是否还在恨他,简白遥的心中是否还有一个角落放着他,他不知道,更不能知道,他克制着自己不去探悉简白遥的心,因为一旦探悉,无论答案是什么,其后果一定都足以毁天灭地。

他毁了简白遥一次,不能再把他拖入地狱。

年轻时猎艳,他沉迷于简白遥对他的爱恋与依赖,可时至今日,他早已不得不承认,他深爱简白遥,爱的不可自拔。

他爱他,所以祝愿、祈盼他一世安好。

时光既然无法倒流,那么被留在了岁月里,承载着记忆的痛苦的人只要自己一个就够了,简白遥,他只需要一路奔向美好、快乐的未来就行。

路远吻简白遥,吻这个他曾经深爱过的少年,吻那段最欢快美妙的年岁。

他亲手扼杀了欢乐、掐灭了希望,放飞了这个少年予自由,将自己放逐在了无生趣、黯淡无光的生活之中,一眼能望到人生的尽头。

他的内心,悲怆而绝望。

 

房间里就开了天花边缘凹槽中的暖灯,和沙发两边的台灯照明,橘黄色的灯光叫人感觉温暖。

明楼的头侧靠着沙发椅背,斜坐着看身边的人。

那人湿润的鹿眼里洋溢着情深,那是简白遥的眼睛,盛着一汪明月,满是倾慕爱恋。那又不是简白遥的眼睛,被世事磨砺后的简白遥,他看路远的眼神不可能只有爱意。

那,会是谁的眼睛?

明楼被这眼中的水,水中的月所惑,小臂撑住椅背,身子慢慢前倾,呼吸渐渐交汇融合。那双鹿眼圆润湿漉,睁大了看着他,又慢慢垂下了眼帘,睫毛不长也不卷翘,却纤毫分明。

明诚双眼轻阖,下巴微抬,他的手揪住明楼腰侧的睡袍颤抖着,他的呼吸是灼热的,他的唇是温软的。他探出舌尖舔了舔嘴唇,这是他不自觉的小动作,却似明楼心里的那只小奶猫,伸着粉色的小舌头舔过他的心头,又疼又痒。

明楼仿佛又闻到了太妃榛果风味脆糖摩卡的味道,香滑甜腻,诱着人上前嘬吸。

“大哥!快开门!明诚诚!开门!我来看你们啦!快开门啊!”伴着咚咚咚的敲门声,还有明台惊破天的叫门声。

明诚睁眼,眼中的慌乱一闪而过。明楼坐直了身,理了理衣服,起身去开门。

“大哥!”门一打开明台便扑了上来,一把抱住了明楼,激动地说:”大哥!我好想你呀!我听蒋卫说你今天又头疼了,还好吧?要不要紧啊?看医生了没啊?”

明楼抬手将他推开,左手的拇指与中指按住了太阳穴,道:”行了,快别嚷嚷了,本来都不疼了,你一叫我就又开始疼了。”“”

“啊?”明台有些愧疚,稍稍把声音放低了,道:“那,那我不吵你啦。”一转头,看见明诚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立马又扑了过去:“明诚诚!我想死你啦!你最近怎么样啊?你和我大哥拍戏怎么样?好不好玩啊?我大哥演技是不是特别棒啊?”

明诚看着后面站着的明楼,觉得他的太阳穴都在突突地跳,赶忙打住了明台的话头:“你大哥头疼呢,别嚷嚷了。”

“哦。”明台回身看了眼明楼,压低了声音几乎轻不可闻:“那我们去你房间说话,我给你带了沈大成的青团还有杏花楼的糕点,可好吃了。”

明诚吐槽他:“这些东西都是你自己爱吃的吧,真是特地带给我的?”

不待明台回答明楼也跟着抱怨:“真是白疼你了,你会想着给阿诚带东西,怎么也没想着给你大哥带点?”

“我带了呀!”明台赶忙解释:“大哥的东西可是大姐亲自准备的,一大箱子呢!大姐说了,天气冷了怕大哥衣服带的不够暖和,让阿香收拾了一箱子叫我给带过来呢。”

明楼倒是给气笑了,转头对明诚说道:“你看看,他对我,也就这一箱子衣服的心意了。”

明台委屈地喃喃:“那一箱子衣服也很重的好不啦。”

明诚抬眼,与明楼相视一笑:“是是是,真是辛苦我们家小少爷了,不管带了什么都好,谢谢您的心意。”

 

☆.。.:*・°☆.。.:*・°☆.。.:*・°☆.。.:*・°☆

 

晚上要出门,今天提早更文~领导这几天有出差了,简直开心~

本章明台台又作死了,小明心里苦系列23333333

评论 ( 8 )
热度 ( 40 )

© 楚洛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