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洛离

为楼诚CP下的乐乎⊂(˃̶͈̀ε ˂̶͈́ ⊂ )

16【楼诚】白月光

Part 16

早饭的时候王天风特地找了明楼和明诚,嘱咐他们稍作乔装,饭后出发去见原著作者。

明楼和明诚坐电梯下到地下停车场,明诚穿的是一身黑,黑色的棒球帽黑色的口罩,黑色的冲锋衣和黑色的修身小脚牛仔裤,两条大长腿越发显得纤细笔直。明楼则带着烟灰色的呢子贝雷帽,架一副淡金色的金属边框眼镜,浅灰色的羽绒大衣和淡蓝色的牛仔裤,一身打扮显得年轻时尚。

王天风亲自开车,同行的只有他们三个人。车子驶进了C市一附院,明楼疑惑地看了王天风一眼,原以为该是去住宅或是某家店,不想居然来了医院。他从兜里又掏出个医用的蓝色口罩戴上,跟着下了车。

王天风一路无话,沉默地领着他们走到了住院楼中一间双人病房的窗前。病房走廊一侧的窗户窗帘拉开着,透过窗可以看到房内,窗下的那张床被褥微乱,但人却不在,而靠阳台窗边的那张床上躺着一个男人,三四十岁的模样,身上连接着各种仪器。

王天风站在窗边看了一会儿,突然问道:“你们两还记得,剧中路、简的私情是怎么被发现的吗?”

曝光了这件事情的,是瞿芳秋青梅竹马的爱慕者,王成栋。

王成栋热爱一切画面与色彩,酷爱摄影、摄像,大学念得是导演专业。

那天,他刚从外地拍戏回来,恰巧收到了日本友人从东京托人送来的最新的摄影镜头,迫不及待地便把镜头装上,跑到了阳台上去拍外面皎洁的月色。

幸,又不幸,他不仅拍到了那晚的月,他还拍到了在月下缠绵的人。

那大概是他此生最得意的一套摄影作品了,为了那景,那人,和那情。

遗憾的是,这套作品却永远无法展示于人,而仅有的那么几个可以看到这套作品的人,大概也不会有心情去欣赏这时光冻凝住的瞬间之美。

王天风并没想要人来回答他的问题,他回身看向明楼说道:“你问过我为什么一定要拍这部戏,这就是答案。这是我亏欠他们的。”

明楼看了眼床上的男人,问:“他是简白遥?”

“不,他是路远。”

明楼与明诚对视一眼,两人眼中具是惊疑。

 

重逢的那天晚上,路远为简白遥赶走了借酒醉发狂的李俊豪,却不慎将自己的手机遗落。驱车送简白遥回去的途中,他又调转车头来到了瞿教授夫妇所住的小别墅,他和简白遥初识的地方。

许是为了与过往告别,或是为了怀缅那段最美好的时光,也可能是为了祭奠自己无甚欢乐的未来,路远俯身亲吻简白遥,吻这个他此生最爱的人。

那晚,瞿教授在医院病重亡故了。瞿芳秋始终没打通路远的电话,怀孕八个多月的她只能自己开车回去拿给瞿鹤换穿的寿衣等物。却不想,在家门口撞见了这一幕。

因为路远和简白遥的事,还有婚后的多次流产,瞿芳秋一直在看心理医生,也是为此她才想过要离婚,要让自己重新开始新的生活,偏偏孩子又在这个时候不期而至。

怀孕后瞿芳秋的心情更加不稳、反复无常,医生也提醒过家人,说她有严重的忧郁症和妄想症。而现在,父亲才刚刚过世,丈夫却在与旧情人私会,重压之下,瞿芳秋的精神一瞬间就崩溃了。

她的双臂紧紧地抱住前胸,佝偻着背,她张大了嘴急促地呼吸,豆大的泪珠不断掉落,却说不出一句话。她倒退着,从别墅门口退回到车前,路远和简白遥都没能拉住她,她一脚踩下油门,车子急速地冲了出去。

简白遥立马跑向驾驶座,启动车子,路远也跳上了车。

简白遥开车去追瞿芳秋,瞿芳秋却把车开的越来越快。

深夜的外环路车辆不是很多,偶尔驶过的也多是一些夜间运送货物的卡车。瞿芳秋不管不顾,车子开得横冲直撞,简白遥在后面追着她的车,却怎么也找不到机会超车上前迫使她停下。

迎面过来一辆运着建筑钢筋的货车,眼瞅着瞿芳秋就要撞上去,简白遥猛踩油门,车子擦着绿化带强超过瞿芳秋的车,顶在了她与货车之间。

车子撞上的一瞬间,简白遥转身将路远扑到了座椅侧边,货车上的钢筋倾泻而下,刺破驾驶室的玻璃和安全气囊,刺穿简白遥的胸腔,将他钉在了副驾座上。

救护车最先拉走了路远,他撞伤头晕了过去,身上有些小伤口,但总体看起来并无大碍。瞿芳秋动了胎气,急救时又发现她双目出血,很可能是车祸撞击造成了眼角膜损伤。至于简白遥,就更麻烦了,他被钢筋穿胸钉在了副驾座,根本无法移动,急救医生不得不打电话叫消防武警来帮忙据钢筋。

因为疼痛,简白遥的意识反而更清醒,他看着路远被医护人员抬下车,又听见远处的急救医生高声汇报着瞿芳秋的情况,他伸手,紧紧地握住了帮他做救护的医生的手腕,喘息着向医生和在一旁协助的交警说道:“我知道,我很可能撑不到救援了。”

医生安慰他:“消防马上就来了,钢筋也不粗,有了工具应该一下就断了,你别说话,再忍一忍,很快就好了。”

简白遥轻轻地摇了摇头,他每呼吸一下胸腔里都在疼。

“等不了,我自己知道的。我就求你们一件事,我要死了,求你们俩帮我做个见证。麻烦拿手机帮我录下好吗?”

见旁边的警察拿出了手机拍摄,简白遥缓了口气,郑重地说:“我死后,我所有的画作,全部托给李氏集团的李俊豪先生代为处理,我个人的所有财产,全部捐献给慈善基金。我死后,所有可用的器官,全部捐献给有需要的人。”

顿了一顿,似是想到了什么,简白遥补充道:“如果,我说如果,车祸中的孕妇,瞿芳秋女士,如果她有需要眼角膜什么的,请把我的所有器官优先捐赠给她,这是我欠她的。”

……

三周后,瞿芳秋的眼睛拆带,路远陪着她。

绷带拆除后,瞿芳秋睁开眼,她的眼前有微微的光,路远背光坐着看她。他眼下青黑,胡子拉碴,脸色蜡黄,两颊消瘦,身形伛偻,与自己记忆里那个英俊倜傥的男人仿佛差了十几二十岁。

路远把早产的孩子从育婴室里抱过来,瞿芳秋接过孩子抱在手中,看这个白白嫩嫩的孩子吮着拇指安静地睡着,似乎在做一个很好的美梦,他咧嘴无声地笑。

她抬头,看着路远,问了这么些年一直想问却始终不敢问出口的话:“你,爱我吗?”

“爱。”路远单膝跪下,双手握住了瞿芳秋的手,望向她的眼睛,那里面盛着一汪如水的明月。

“我爱你,真的很爱很爱你,所以我求求你,不要再离开我了。”

瞿芳秋凄然一笑,泪水奔涌而出。

 

“那,那简白遥呢?”明诚不禁问道。

“与故事里的不一样,简白遥车祸当场就死了。瞿芳秋的眼睛也没事,只是受了伤,还早产。至于路远,”王天风转身看向病床上的男人,“医生说他并没有大碍,但是三年了,他却始终没有醒来。”

王天风深深地叹了口气,道:“也许是他觉得此生无望,了无生趣,所以不愿醒来吧。”

王天风带着明楼和明诚等回了去做检查的白秋,《白月光》的原著作者,也是故事里的瞿芳秋。

她生产后身体一直不好,早前多次流产,又因车祸意外早产,她的身体底子早已损伤;她的精神也时好时坏,需要悉心调养着,故而家里人安排她与陆昭同住一间病房,一方面将养,一方面也便于照顾陆昭。

王天风向她介绍了明楼和明诚,并跟她简述了电影拍摄的情况,她显得很开心,也表示明楼和明诚与人物原型十分贴近,她对演员非常地满意。

这些年,养病之余她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的创作上。她不是专业的作家,也不擅长写作,她写写删删,修修改改,为了《白月光》耗尽了自己所有的心力。

《白月光》是个真实的故事,也是个悲伤的故事,她将这个故事写出来,不是在怨恨谁,而是想要告诉所有的人:每一份感情都值得被人珍惜,每一份感情都应当为人尊重,异性也好,同性也好,爱情不应当有性别与对错之分,不要让世俗礼教和舆论道德禁锢住心里的爱。

一起吃过午饭,王天风继续留在医院陪白秋聊天,让明楼和明诚先行回去揣摩角色心理。

与原著作者畅谈过的明楼和明诚都没有选择让助理开车来接,两人直接在医院门口叫了辆的士。

今天的C市依然没有放晴,天空阴沉沉的就像现在的心情。

明诚倚着车窗,看着窗外川流不息的车流,和不断后退的建筑。

《白月光》原本只是一个故事,一个有些悲伤的故事;而现在,它是一段现实,一段比故事更让人难受的现实。

明诚觉得自己的胸口像是被这沉闷的天气压着,压得喘不上气。

明楼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腿,明诚转头看他。

明楼拉下了蓝色的医用口罩,伸手抓住明诚的胳膊,把他拉向自己,轻声说道:“没事的,放松一点,别给自己这么大的压力。”

明诚还戴着棒球帽,他仰着头才能看见明楼,他的眼睛湿润,感觉自己呼吸困难。

明楼将他的帽檐移到后面,把他揽入怀中,拉下了他的黑色口罩,“不论如何,那都只是别人的故事,你没必要这样感同身受。等这部戏拍完,故事依然是故事,而你也会有你自己的生活。不要太深陷其中。”

明诚埋头在他的胸前,张了张嘴,却终究没有把话问出口。

那么师哥你呢?你是感同身受,还是冷眼旁观?

 

☆.。.:*・°☆.。.:*・°☆.。.:*・°☆.。.:*・°☆

 

笔者絮絮念

路远看着移植了简白遥眼角膜的瞿芳秋的眼睛说爱她,这一场景是《白月光》这个剧本在我脑中的第一构思,后面所有的故事剧情都是由此一点一点填充进去的。对于瞿芳秋,我更多的是同情,所以在行文中我尽量把她写得不令人反感,也希望你们不要觉得她讨厌,她在这个故事里,确实是个让人可怜的女人。

第三章,明楼看剧本时评价的“烂俗剧情,三男一女,王子与骑士,红玫瑰与白玫瑰”,指的就是路远、简白遥、王成栋和瞿芳秋,谁是王子谁是骑士,谁是红玫瑰谁是白玫瑰,就不需要我再一一指明了吧?

其实原本的构想里是有想好好写下王成栋和瞿芳秋的,但是写着写着又觉得好像没必要,所以,对不起,“骑士”王成栋的戏份只剩下了本章的那一小段_(:зゝ∠)_

前面选角写得那么细,是因为我原本有想过要写剧组里明争暗斗的撕逼戏的,但是!写着写着我又觉得不想写了!——这就是写文不提前拟好大纲的弊端!我觉得如果我能有完结本文的一天,那么此文一定会被我大修一次,估计还会修的面目全非(ノдヽ)

但是再想想,上面这个梗也不是不能用哈,拍完了《白月光》之后下一个故事的剧情里,某人会被我拖出来做次神助攻也说不定哦~你们不如先猜下是谁(≖‿≖)✧

话说,你们在看选角的时候,对于“沈霄出演男配王成栋”真的一点反应也没有嘛?王天风会觉得很难过的啊!《伪装者》中王天风在飞机上诱拐明台台,阿诚哥去查乘机名单,明长官就指出,“王成栋”是王天风的化名了啊,然后你们居然一点表示都没有o(´^`)o

(以下为防PB用词较谨慎,你们看得懂意思就好)

原本后面还安排了一场要在圣彼得堡拍的激动人心的戏份,从剧情上来讲,这是路、简二人第一次为爱而鼓掌,也呼应了前文埋下的,为爱冲破了封建礼教的安娜·卡列尼娜。

但是,现在你们都已经知道路简的结局了,也都知道安娜最后卧轨自杀了,所以我在想,你们还想不想看这场激动人心的戏?如果写的话,用路简的角度去写感觉已经不合适了,那用楼诚的?用楼诚的话,那就是写剧组拍摄的,肯定不能写的太直白,含蓄唯美的话又和前文月下的戏相冲突,唔,小可爱们你们希望我怎样?给提点意见呗~

正文3300+字,愣是被我的废话拖到了4200+,感谢你们愿意看到这里,爱你们么么哒~ଘ(੭ˊ꒳​ˋ)੭

 

评论 ( 12 )
热度 ( 29 )

© 楚洛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