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洛离

为楼诚CP下的乐乎⊂(˃̶͈̀ε ˂̶͈́ ⊂ )

《蓝色骨头》观影思路



不敢说是影评,只能说本篇就是一个人观影的思路吧,解释为什么我会觉得《蓝色骨头》是一部好电影——因为如果你真的能看懂,你就会发现这100分钟不到的时间里,其实每一帧都是导演精挑细选留下来的,他想向观众去表达的东西,在那些你也许根本没注意到的细枝末节里。

会去看《蓝色骨头》是因为之前在乐乎上看见一位太太的推荐,便冲着尹老师的美手去了。太太在乐乎上说自己看的上一部被人说看不懂的电影是《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讲真看了《蓝色骨头》我确实也觉得会比《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要难理解一点,也许是因为我自己对军人的崇拜情结和有去自主了解更多才让我在看《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时就已经理解了导演想要表达的意思,而《蓝色骨头》我确实是在看完之后又认认真真的回想了一遍,才更准确地理解了这部电影的内涵。再结合导演崔健的经历背景,其实《蓝色骨头》真的是一部好电影,虽然它的评分也许不高,但我觉得应该是很多人看不懂这样一部文艺片。

要理解《蓝色骨头》这部电影,首先你要明白所谓的“蓝色骨头”指的是什么。结合全片来看,蓝色骨头所寓意的是渴望和崇尚自由的灵魂,而与其相对的则是红色的血液。血液与骨头是我们生来就被赋予的,血液是流淌顺从的,而骨头却是不可弯曲折服的。生为Z国人的身份是我们无法去选择的,可思想个性的解放却也是人性的本能。

看懂了这个标题我们就已经理解了这部电影的中心思想,带着这个宗旨立意再去看影片中的人物、故事,你就会发现电影的每一帧都是导演的匠心独运。(也许只是我想多了)

故事一开始就讲的母亲的年轻时的事(整部电影是蒙太奇的手法,但全片看完后可以自己理下故事顺序。)——其实这整部电影,包括影片的主人公“我”的生活,“我”以后的走的路,“我”的人生,其实都是母亲命运的一种延生。

就像我在影片中提过的那样:母亲她是个与那个时代格格不入的人——影片的末尾有几个母亲年少时的画面,她穿着学生装放学回家,走上台阶后好好的路她不走,偏要踩着边缘崎岖的石块,她去洗衣服,看见水里的东西便拿石子丢;为什么她会问孙洪、问陈东“难道我不像女人吗”,为什么孙洪会说她“你和团里的其他女娃不一样”。因为在那个年代的“女人”,是含蓄的、温婉的,矜持的,顺从的,而母亲施堰萍却从来不是这样的一个女人,她是一个甚至连首长的儿子都不会放在眼里的人,她特立独行的个性让她在接触到新事物(摇滚乐)之后便开始渴望得到个性的解放。所以她和父亲的结合从一开始就是个错误,因为他们本质上就是完全不同两个人。

父亲是个一直都习惯于在阴影中的人,他在任务中(送母亲去文工团)认识了母亲,爱上了母亲,他一直夸赞母亲漂亮(母亲却沉浸在摇滚乐的世界里),然而他却在面对母亲的全程中连墨镜都不敢放下——墨镜是个有意思的道具,它代表了对自我的隐藏,父亲在送母亲的途中都没有放下过墨镜,只有在母亲走后才稍稍摘下了一会儿,(他要上车开车离开时有一个镜头是他又带上了墨镜,我猜是悄悄在背后目送她),而影片末尾我和母亲都摘下了墨镜,大方地露出脸上的伤。——父亲他一生都是一个习惯于隐藏,默默去忍受的人,服从首长安排去送母亲,被人威胁帮人监听监察,从事着不能见光的职业(特工),有着不可告人的小爱好(制枪),甚至在被打伤下体后他都因为害怕事情闹大了的结果而选择息事宁人,这样的人永远都不会理解母亲的精神追求。

到这里就该说说这个“看谁都是小三组”了。我觉得这个“看谁都是小三组”其实单从三人的名字来看就有点意思了。母亲施堰萍,“萍”为浮萍、青萍,多用以喻不定的生活或行踪,而“堰”字却是让水结束流淌,停下来休息的土坝——这其实又何尝不是她的人生,追求自由与个性,却又困于体制与时代。再说说陈东和孙洪,一个名字里两个东,想到什么?“日出东方照九州,江山万里遍地红”啊!而孙洪名字里也自带一个“红”字,结合孙洪自己说的:十三岁就进文工团,已经待了八年,陈东九年(敲黑板请记住这个数字),可以说这两位就是在红色的血液里浸泡着长大的,所以最后他们每个人的选择其实就叫人毫不意外了。

上面提到的孙洪比陈东晚一年进文工团,在我看来这一年其实也是有寓意的——孙洪喜欢陈东,而这种感情在那个年代也是禁忌的,标志着他与施堰萍一样,也是一个另类者,所以施堰萍会被他吸引,因为他“缠绵中带着刚毅”,因为他也是一个与时代格格不入的人。但他却是个流淌着红色血液的人(虽然没有陈东红),所以他从没有把自己的情感说出口(大家只是好兄弟好朋友好战友),而为什么说他没有陈东那么“红”呢?为什么我觉得这个一年有寓意呢?因为最后政委送他上火车的时候要送舞鞋给他,还说一年后招他回来,而他却说自己不想再跳舞了——不想跳舞就等于不想再回文工团,那这是不是其实是他在无声地抵抗?

这一段施堰萍也有个令人深思的举措——我们都知道施堰萍喜欢的是孙洪,但这里她却向陈东示好,她给陈东听摇滚,向陈东展示真实地自己,还给他自己的照片(陈东之前就一直问她要),然后问陈东孙洪和自己他更喜欢谁,还一起开了车——结合一开始陈东跑来问她歌是谁写的,她说是你陈东立马强调:我是说歌词!我是不是可以用心险恶一下:施堰萍是觉得孙洪一定会选择陈东向组织出卖是自己写的歌词(毕竟那年代创作反动歌曲还是很严重的,我不信施堰萍心理一点不怕),所以她便利用陈东对自己的喜欢色诱拉拢他,想甩锅给孙洪(别和我说她喜欢孙洪所以不会甩锅孙洪,我觉得她对孙洪的喜欢没到这种自我牺牲的程度),只是万万没想到陈东吃到了糖之后转头就又把她卖了,所以失望和走投无路之时她才给“我”的父亲打了电话,应该也是把锅甩他那了,因为是他给了她那个收音机的(这里电影的镜头顺序是乱的,先是施堰萍在办公室等待组织判决前给钟振清打电话,但钟振清要接电话时被人带走——所以我怀疑是施堰萍把收音机的锅甩他那了,他便有了“偷听敌台”的罪行,然后被开除出部队,然而他后来又去找施堰萍,所以在吊桥那个地方施堰萍问他怎么来了——然后是施堰萍色诱陈东,接着是陈东施堰萍被问话,再后来就是施堰萍被组织宣布开除。觉得自己好啰嗦啊,请认真看电影自行整理时间线吧。)

电影看到这里弹幕有很多人问为什么没有陈东的结局,为什么后面没有黄轩的戏码了,其实我也挺喜欢黄轩的(看猫妖传喜欢的),但是本电影里的陈东吧......讲真,为什么没有说陈东的结局你们真的心里就没半点数么?我个人的猜测是:陈东没事,或者说就算他受到了处罚(毕竟连他们团长都被撤职了),估计也没有孙洪和施堰萍严重(被逐出文工团),因为他......出卖了施堰萍啊,向组织检举将功赎罪啊,再险恶一点甚至可以说孙洪替他背了锅啊!这一段歌舞可以说孙洪才是最被动的,他们两一个写词一个谱曲,孙洪一看他两热情高涨都走开了(浴室独舞那段),所以我绝对有理由相信他最后会在舞台上跳舞应该只是为了陈东,那段舞蹈是给他自己也是给陈东的(从舞蹈的肢体语言直接感受到了人物内心的痛苦挣扎啊)。然而最后他却被送去部队,而且他还不想再跳舞不愿意再回文工团了,所以我有理由相信我的猜测是合理的。

在母亲最困难的时候,是父亲陪伴了她,所以她嫁给了父亲,然而如我上文所说,他们的本质并不是一样的人,父亲并不能理解她,她的精神诉求注定是得不到满足,隐藏的矛盾终于在一只被私藏的枪上得到了爆发(认真看电影里“我”第二次描述父母那夜的争吵,母亲说的话)。再打伤父亲后母亲想要自杀但是没子弹了,无法摧毁肉体于是她摧毁了自己的容貌(电影开始时说母亲想要选择聪明可她被选择的却是漂亮),然而她的丈夫却根本不关心这些,他甚至没有注意到她半边毁容的脸,他只想着如果事情闹大会有什么后果,然后叫她赶紧离开。施堰萍那样一个倔强的女人,她不断地与自己较劲、与整个体制较劲、与那个时代较劲,她敢于为自己而牺牲自己,她毫不畏惧死亡,可她却在河边那样撕心裂肺地嚎啕大哭,最终心灰意冷地选择离开。(这里敲黑板,施堰萍拉拢色诱陈东那段,真的要好好看倪虹洁的表演,那种绝望中又带着不屈的眼神,和照片里拿枪自信微笑的样子就是一个鲜明的对比;另外我不知道是不是我自己的错觉,我在黄轩的眼里是看到了陈东的犹豫,但是他还是牵着施堰萍的手亲她了。)

 

用了近3000字来说父母那一辈的故事,觉得不写个3000字来说下钟华,都对不起我是冲着尹老师去看的《蓝色骨头》。

如同钟华自己所说的,他是鱼鸟之恋结合生下来的怪胎杂种,他上半身是鸟下半身是鱼,却又被鸟单独抚养长大;他生活在一个万物转型的年代里,是时代的冲突和纠葛,是现实主义与理想主义的产物。

他目睹了父母那夜的争吵,目睹了母亲持枪打伤父亲,他没有哭也没来得及哭,于是那一晚成了他心底永远的一道坎,让他后来再也没机会去哭。他渴望母爱,因为它象征着母亲施堰萍,象征着一种对自由的向往。而他的父亲把他强行从母亲身边带走,强行让他封闭起了自己,强行让他像他的父亲一样隐藏自我,他沉溺在网络的虚拟中而不愿意面对现实生活。

钟华是个矛盾的人,他卖病毒却也卖杀毒软件,他渴望表现自己却又只敢躲在虚拟的网络背后,他内心期盼能得到女性温柔的爱意但又觉得自己不配拥有一个女人的陪伴,他想要挣钱却又要求保留自己的底线,他顺从这个时代又不断地在这个时代中挣扎着,他追求自由与解放却也困顿于其间。

联系他和萌萌飙车时穿插的那段童年放风筝的记忆,其实就是他在现实生活中不断挣扎的写照——他说他讨厌红色喜欢蓝色,他不断牵扯手中的风筝线,却抵挡不住风筝挣脱线的牵引向高空飞翔,他摔伤了头而蓝色的风筝最后却还是萎落在了红色的土地上。如同现实生活中的自己四处受挫,被磨砺得遍体鳞伤,压抑多年的委屈让他在暴露自己真实的身份后终于倒在萌萌身上哭了出来。

萌萌是个好女人吗?当然不算。盗用网上的歌曲说是自己的,实力不行就想潜规则,上来就是勾引撩骚给男票种草原。可是钟华却在她身上看见了自己,一样不被这个社会认可的自己。这个时代这个社会,要求我们要好好学习积极向上,男人就该努力工作,女人就要相夫教子,那些所谓的个性自由思想解放,就是不务正业与荒废时光(我觉得这是导演崔健对自己经历的影射啊)。他与她有着共同的迷茫,所以更觉得惺惺相惜。

当死亡即将来临,人就会变得无所畏惧,所以隐藏了一辈子的钟振清在临死之前去追求了自己一直渴望的——告诉了知己自己不能娶她的原因,告诉了儿子曾经的那段历史往事,将房子留给了知己,将钱财留给了儿子;他一直希望自己能像一个英雄一样战死沙场,然而他再也没有这个机会,所以他选择了一个英雄的葬礼。他的改变,他告诉钟华的那段历史那个故事,也促使了钟华的改变,使他明确了自己想要去追寻的目标。

其实钟华这条线也很有意思,认真看尹老师的形象、服装、气质、说话的语气和看人的眼神的变化,从胡子拉渣鸡窝头邋里邋遢,说话不自信,要低头求人的眼镜宅男,到摘掉眼睛刮干净胡子衣服整洁,再到直接拍桌子骂萌萌“那你他么到底还会什么”,以及最后很时尚的装扮直接怼记者的态度,其实就是钟华这个人物内心的成长与锐变。

还有一个比较有意思的对比,就是钟华的演出与他父亲坐竹排的画面相穿插,演出开始的时候他父亲的竹排所行的路无比的艰难艰险,纤夫们拉着纤绳在悬崖峭壁间、在麻绳上行走,等演出结束时他父亲的竹排也顺风顺水了起来。其他的例如他父亲终于敞开心怀不再介意露出自己的伤疤,以及我前面说的墨镜的梗,还有施堰萍英文版《迷失的季节》穿插过往的记忆,这种很浅显的东西相信就都能看得懂了。

好气哦写给尹老师的钟华只有1300字,但如前文所述,其实钟华所追求的正是施堰萍所追求的延续,只不过是不同的年代追求的具体内容有所不同。

对《蓝色骨头》的评价有人说好有人说不好,有人感同身受,有人觉得它不知所云,此文仅提供一个观影思路,也希望如果你们想去看这一部电影,那么请静下心来用心地、仔细地去看,也期待你们会有其他不同的收获~

最后,表白尹老师!48分看了好几遍,幻肢硬到不行(*/ω╲*)




==============================================

纠正一下,太太说看《比利》是说的尹老师的新电影《路过未来》,不是《蓝色骨头》,是我记错乱了(。・・)ノ

另外,观影100分钟写评几小时,真的是真爱了,我一般都没有这个毅力做这种事的✧(≖ ◡ ≖✿)

还有......那个, 艾特一下太太ヾ(o◕∀◕)ノヾ @断片儿了的Na哥哥 

评论 ( 7 )
热度 ( 28 )

© 楚洛离 | Powered by LOFTER